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7

承认不足才会进步

Image
G在一年后因为性格问题再次回来特殊班。去年在普通班上课,三不五时就会接到老师们的投诉。
“G在班上捣乱!” “G和同学打架。” “G不做功课也不交功课。” “G骂老师吃大便。”

让孩子经历适当的苦与挫折,是父母有勇气的爱

Image
邓同学今年十二岁,是一名学习缓慢的特殊儿童。除了学习比较慢之外,其余的一切正常。虽然学习很慢,若勤劳,就能把那个生字记在脑海里。可惜,很多时候,因为他懒惰的个性导致他原地踏步,无法前进。
短短六年的小学生涯,一共换了三所学校;更换学校并不是因为搬家而是因为父母不爽老师的教学。

凡事都有解决方法,别把「恐吓」当成是一种教育

Image
放学时间逼近,当每位老师兴致勃勃收拾东西正要准备回家过年的时候,有位一年级普通班学生的妈妈怒气冲冲地走来特殊班找某某老师。

“你就是 X老师对吧?”(学生的妈妈)
“我就是,什么事呢?”(老师)

别急,「基本」先做好

Image
去年来了一位自闭症儿童,不会说话、不会写字、不会治理自己。那一年他的班上共有十三名学生,他是唯一没有眼神交流的学生。
虽然老师在教课,但他都无法学习;老师屡次握着他的手写字,他的眼睛却一直望左望右,无法集中。有一次上课到一半,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原来这名自闭儿大便在裤子,漏了出来。

犯错的那瞬间就该给予教育

Image
华人农历新年快到了,为了让学生对<贴春联>有更深的了解,学校在周会结束后举办了「家家户户贴春联」的活动。这次活动幸运地邀请拥有十年以上经验的书法家到现场挥毫,亲自给予解说。
虽然特殊儿童们看不明白也听不明白,但他们是学校的一份子,所以一同参与在这活动里,感受新年的气氛。

「特别的武器」治理咬人的特殊儿童

Image
比起往年,今年报名特殊班的新生不多,只有四名全新的学生,加旧生共有三十九名。第一天面对这些新生时不会感到压力,因为看起来状况还蛮不错。
下课钟声响起,全体特殊儿童排队手牵手到食堂用餐。走着去食堂的路上,一名一年级的新生突然大声哭闹,在地上打滚不肯起身,把老师和助手给吓着了。

丢弃「逃避」,勇敢「接受」

Image
这几年来遇见许多特殊儿童的父母,和他们对话、一起出游、参与大大小小的活动,发现有些父母能够接受自己孩子的特殊,有些父母至今仍然无法接受。
“我的孩子没问题,只是慢了一点。”
“他能够去普通班读书,我会让他去补习。”

孩子能否独立只是一线之差

Image
刚开学,看见许多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兴奋地来学校报到。第一天上学,小朋友难免会感到害怕。有些小朋友一直牵着妈妈的手不敢放开,只要妈妈离开自己的视线变哭得稀里哗啦。
下课时间还没到,家长们已经在食堂里“摆阵”了;每位都是慈父慈母的样子,深怕自己的宝贝孩子饿着肚子。校方体谅家长们的担心,所以第一个星期无限地让家长们进出自如,让他们能在这段时间教导孩子如何排队买食物及放学时应该在哪里等候爸妈来载送。这么做是希望在第二个星期,父母能够让孩子自己拿书包进班上,学习独立。

特殊教育的座右铭:一次教不会就教十次,十次教不会就教一百次

Image
特殊教育是对有特殊需要的儿童进行达到特殊培养目标的教育,它的目的和任务是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特殊儿童的教育需要,发展他们的潜能,使他们增长知识、获得技能、完善人格,增强社会适应能力,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百度百科显示,狭义的特殊教育对象是指身体或心理发展上有缺陷的学生。由于特殊教育的对象一般主要指儿童少年,因此,狭义的特殊儿童又被称为“残疾儿童少年”、“缺陷儿童少年”或被简称“残疾儿童”、“缺陷儿童”或“障碍儿童”。

孩子性格问题的罪魁祸首祸首之地 —— 家

Image
体育课是学生们的最爱也是老师的最爱,因为可以不用待在班上听课写字,也是可以尽情玩乐放松的时间。今天兴致勃勃地进班和特殊儿童们打招呼之后便开始玩《抛豆袋》游戏。
首先要测试所有学生接豆袋的技术,学生站两排,老师负责抛豆袋给学生。学生成功接着所抛的豆袋再抛回给老师就表示任务完成。完成任务的学生可以自己拿一个豆袋自由玩乐,可以往上抛豆袋再接、抛了拍手接、放在手背平衡走动、和同学互相抛和接等等一系列的游戏。

坐对位子便能好好学习

Image
终于来到了2017年,满心期待面对一群“活泼可爱”的特殊学生。这一年的班主任不容易当,把最棘手的班级交给最年轻教师来管理,真的太看得起我了!
今年我的班人数最多,九位学生,六名不同等级的自闭儿和三名拥有严重性格问题的学生,年龄介于九岁至十二岁。班上有一位学生的家长三不五时就会来学校“闹事”,一下说自己的儿子被同学欺负,另一下又来投诉班上老师骂他的儿子。另一位学生则是“捣蛋王”,有他在的地方一定没有安宁,作弄同学、辱骂老师。还有一位是破坏王,班上的财产几乎给他翻遍了。

特殊班的四大天王:闹事王、捣蛋王、破坏王、情绪王全部聚集一起,怎么进行教学?单靠想的都感到畏缩了,所以都没有老师愿意接手这重任让自己“难受”,我也是在没有选择之下直接被委任,内心有想逃避的感觉。

特别的孩子需要特别的教育

Image
这天,是学校的“开会日”;在开学之前的最后一次会议,让老师们知道明年学校最新的运作方式。一如往常,从第一副校长的教学课程到第二副校长的学生事务所,最后是第三副校长的课外活动,每一个负责人都非常仔细地列出一整年的活动与计划。
由于这所学校在四年前才开办特殊教育班级,所以在场的老师几乎都不了解特殊教育的真正含义。新校长去年报到此校便召见所有的特教教师,更坦白说虽然自己拥有35年教学经验,但从未接触特殊学生,对特殊教育是完全一窍不通。我也是如此,还未正式成为特教教师时,因为没有确实学习所以只在字面上了解特殊学生是自闭症、唐氏症、过动症、学习缓慢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