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孩子,我是男孩子?


特殊班有一位最能理解老师的指示,功课也算是最好的学生,名叫小G,今年十一岁。照一般的状况,这种学生会被安排去普通班上课,能够像其他正常学生参加学校的活动;下课时也不需要接受老师的管辖,用餐完毕后能够自由地找朋友玩乐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可惜的,小G被排除在外,至今依然在特殊班上课。

G无法在普通班上课的最大因素在于他的想法和行为出了大问题!

第一:时常出口成脏。(口头弹:吃大便、肥婆、去死等等)
第二: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
第三:故意扭曲老师所说的话及取笑他人的短处。

2015下半年的时候,我和小G第一次见面,这是他第一年被证实为“残缺人士(OKU)”。当时的他被送来特殊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迟迟不肯进班。我想,或许他无法接受自己是特殊人士这事实。老实说,我很庆幸能够成为小G的班主任,因为我相信透过不一样的教导可以改善他恶劣的性格。

2016年,老师们认为小G的学识已超越特殊班的课程,一致赞同让他回去普通班上课。小G的性格开始有一点改善,却在这时候被送回那没人能管理他的地方,我是大大的反对。但,少数服从多数,最后的决定是回去普通班上课。

这样的决定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人生中最大的胜利,因为再也不需要被老师管理,能够为所欲为。“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刚开学的几个星期便接到老师和同学们的投诉,很幸运地“熬”过了上半年(六个月),下半年变本加厉。上课时,G在班上捣蛋、不做功课、不交功课、辱骂老师、帮别人取难听的外号、睡觉、忽视老师的存在等,普通班老师处理他一个人的事情甚至连教学都无法好好进行了。

2017年,小G再次回来特殊班,我还是他的班主任。经过一年在外面的“磨练”,他的问题变得更严重,更加出口成脏、更加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更加取笑他人的短处;除此之外,手里还时常拿着铅笔做出抽烟的手势。


自以为做得好,但在其他人看来,「言语和行为」都看得一清二楚。若<内心、想法和行为>成了「体质」,就算自己错误地思考并行动,也不知道自己错误地思考并行动。郑明析牧师)

有一天我对着小G给予教训,使用了“小孩子”的字眼,他立刻回应说自己不是<小孩子>,而是<男孩子>。我听到后感到有点惊讶,怎么那么在乎自己是<小孩子>还是<男孩子>呢?或许在他的认知里,<小孩子>是一、二年级的层次;<男孩子>则是已经成长的人。小G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不再是小孩子了。

难得有一句话能够让他做出这么大的回应,意味着他非常在乎别人怎么称呼他。我赶紧打蛇随棍上,好好分析<小孩子>和<男孩子>的差别与定义,他听后似懂非懂。从此,我和小G便环绕在<小孩子>和<男孩子>的话题里。

每当他做出不成熟的言行举止,我会告诉他<男孩子>应有的言行举止,也会提醒他曾说自己是<男孩子>的事,让他有所回想。虽然小G听了之后还是似懂非懂,但透过他的行为可以看到他的改变。现在当他想要做出错误的行为时,至少会先思考(两秒)了。

希望这一年,他的言行举止能够有所改善,明年能够再次踏入普通班学习更高层次的学问。

俗语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特殊儿童的性格问题要改善并非易事,所需的时间可能是几个月、可能是几年,没人知道。唯一知道的是教导的人必须每天重复又重复,不间断地给予指导,那恶劣的性格才能稍微改善。若给予指导后却在中途放弃,则会功亏一篑。 教师们和父母们千万别放弃,坚持到底就会看见果实呢!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检视自己是不是OKU!

你,笑了吗?

摄理教会